用戶名:密 碼:注冊|找回密碼設置首頁 |財經日報旗下網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 > 首頁 > 股市動態 > 新股推薦 > 追問滴滴專車司機刷單首案:開車收入與補貼本末倒置

                    追問滴滴專車司機刷單首案:開車收入與補貼本末倒置

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6-05-22 22:03來源:未知root字號:

                    追問滴滴專車司機刷單首案: 開車收入與補貼本末倒置?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悉,滴滴上的每單收入中,平臺將提成業務費用的20%,還將扣去0.5元的保險費,此外,每筆進賬將被收取1.77%的勞務公司管理費,也就是說,滴滴平臺將扣去21.77%+0.5元的分成,剩余金額為滴滴司機的進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本報記者 楊清清 北京報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8日,國內首例打車軟件刷單套現案水落石出。據北京海淀法院發布的消息,女子常某因騙取滴滴公司優惠券被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,罰金人民幣40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前幾日,上海普陀法院也對在去年9月因惡意刷單、非法套取補貼獲利的滴滴專車司機王某、董某等4人,以詐騙罪分別判處8個月至1年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10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滴滴司機假造行程惡意刷單,以騙取高額補貼的事情已不新鮮,甚至網上有專門教授違法刷單的方法。此次連續兩起滴滴司機刷單案的判決,為類似行為劃下了“紅線”:一旦查實,不僅將退賠,還有可能被追究刑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另一方面,頻發的刷單行為也引人深思。據悉,滴滴專車司機的日常行車成本高、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早已是事實。“我去年9月開始加入滴滴平臺做司機,不是沖著靠開車賺錢,而是沖著補貼去的。”曾兼任滴滴快車及專車的司機景某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“過去平臺補貼高,身為司機還能賺點錢,現在補貼下降,跑滴滴的司機大多是‘活雷鋒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樣扭曲的境況下,擺在滴滴司機面前的只有兩條路:拼命沖單量賺補貼,或者退出這場游戲。而正是前者,滋生了刷單套現的極端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薪不到9元/小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跑最多的一天,早上7點30分出發,到晚上11點20分回家,接了20單,只賺到207.3元。”一位王姓滴滴快車司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“刨去油費、電話費、車輛保養費等成本,時薪大約9元/小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師傅所駕駛的是2013別克凱越,官方公示的百公里油耗為7.6升。王師傅該天20單共計跑出104.6公里,按照5月19日93號汽油價格(5.65元/升)來計算,當日油費約45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除去油費,車輛還有保養及保險費用。“今年保險費用3642.99元,保養一年兩次,共計約1000元,勻下來每天約12.7元。”此外,每接到一個訂單,王師傅還需要電話確認,一個訂單少則1個電話,多則3個電話,一個月下來,王師傅多出230元電話費,平均每天約7.7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終,王師傅一天理論上所賺的金額為141.9元,時薪約8.86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事實上,成本還要更高。”王師傅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,“跑的104.6公里指載客距離,還不包括去接客和放空車回來的距離,接客和放空車當天大約有100公里。日常洗車、停車、違章等費用也沒有包含在內。”據王師傅介紹,其一個月這樣高強度拉單下來,大約僅能賺20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相較之下,滴滴專車情況稍好,但也并不樂觀。據滴滴專車景師傅計算,其一個月流水約12000元,每天跑15個小時左右,刨去油費及車輛保養費,一個月收入為8000元左右,平均下來一個小時約20元。“我以前在工地上工作,做小工一天10個小時,也200元。專車司機就和工地做小工賺得差不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,滴滴上的每單收入中,平臺將提成業務費用的20%,還將扣去0.5元的保險費,此外,每筆進賬將被收取1.77%的勞務公司管理費,也就是說,滴滴平臺將扣去21.77%+0.5元的分成,剩余金額為滴滴司機的進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看上去每單大部分收入被納入司機囊中,但由于滴滴的平臺性質,接入滴滴平臺的私家車均為個人所有,其油耗、維護、保險等一系列成本均由司機自行承擔。因此,從目前每單情況來看,滴滴專車及快車司機幾乎干著“吃力不賺錢”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靠車費靠補貼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去年9月加入滴滴平臺的,快車單和專車單都會接。”景師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“當時主要是沖著補貼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悉,滴滴平臺上司機的收入結構分為三大塊,分別是每筆訂單的提成收入、訂單完成獎勵和高峰時段的翻倍溢價。2015年,滴滴平臺對司機的補貼力度很大,司機大部分收入來自訂單完成獎勵和高峰時段的溢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原先快車完成22單可以獎勵200元,完成13單獎勵100元。”景師傅介紹道,現在拉夠20單僅有80元獎勵。專車方面,原先早高峰時段(7至10點)完成4單獎勵40元,晚高峰時段(晚上5至8點)完成4單獎勵40元,現在早高峰被“劈成兩半”,6點至8點30分完成3單獎勵60元,8點30分至10點完成2單獎勵30元,晚上5點至12點完成6單獎勵6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獎勵的門檻要求太高。”景師傅說,“按照北京市如今早晚高峰的堵車路況,很難拿到這些補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補貼力度日漸減小之后,滴滴快車、專車司機收入的“性價比”就不那么吸引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定程度上,平臺對司機的抽成造成了目前的局面,該抽成也構成了滴滴平臺除流量利潤之外的最大收益。據滴滴出行戰略副總裁朱景士透露,滴滴出行目前在400多個所涉城市中,已有近300個城市盈利。而此前也有觀點質疑稱,對于僅僅培育了兩年的網絡打車市場,當前的訂單抽成是否顯得操之過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賽迪智庫互聯網研究所副所長陸峰看來,這一現象的深層原因還是在市場,“蛋糕就只有這么大。”在使用專車與快車服務的用戶數量過了暴漲階段后,由于補貼而被吸引接入的大量司機,形成了“僧多粥少”的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艾媒咨詢集團董事長張毅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,不僅僅是某一單賺錢多少的問題,最大的問題在于賺錢的持續性與穩定性不明確。“外在的政策一天一個變,對于這些司機也是一種考驗,如果沒有穩定的政策環境,司機可能隨時被相關部門罰款。對于司機而言,這樣特別沒有安全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,目前滴滴平臺上共有400萬專車司機,“如果都是費力不討好,就不會有人干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(財編:root)

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更多新聞>>

                    定位胆个位5码必中规律